站内搜索

全站标题搜索
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 >> 信息警务>>信息警务

我和我的祖国│交警王国庆的警察情结!

修改时间:2016年10月01日 浏览次数:


在王国庆家电视背景墙上,挂着一面一平方米大的国旗,整个客厅显得特别红火、喜庆。穿警服者为王国庆。 任勇 摄

10月1日晚上,一家四代13口人,在欢庆国庆节的同时,祝贺王国庆51岁生日。一家人中,年纪最长的是王国庆的妈妈,今年85岁,最小的是姐姐的外孙,才10个月。


警察帮着起名字从此与警察结缘

1965年10月1日,王国庆在汉口三阳路出生。爸爸妈妈正愁起个什么名字好时,被管段民警知道,民警说,国庆节生的,就叫国庆吧,又响亮又喜庆。从此,王国庆与警察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“穿一身军装或者警服,不晓得几威武。”从小就想当个解放军或警察的王国庆,1983年高中毕业后,正值我国全面恢复和重建公检法队伍,全市公开招录一批民警,王国庆赶紧报了名。通过考核,王国庆顺利地被录取了。

由于王国庆家在汉口三阳路,他被录取后,分配到江岸交通大队,成为一名交通警察,一干就是30多年。

当上交警后,第一年工资每月60元,一年后,实习期满,工资涨到99元。“现在看起来不可想象,但当时生活水平就是那个样。哪那像现在,一个工资几千块,完全不能比。”王国庆说,重要的是,他当上了警察。

在江岸交通大队干了10年后,1994年,王国庆结婚,搬到了汉阳。为了工作方便,他申请调到汉阳交通大队。

王国庆说,当交警非常辛苦,风吹雨刮,烈日暴晒不说,最受不了的是每天吸进大量汽车尾气。每个交警都患有咽喉炎。

有一次单位组织体检,王国庆看到医生用一种类似查酒驾的东西,为别的单位人检查喉咙,他问医生,我们怎么没有这项检查?医生告诉他,你们交警不用查,个个都有咽喉炎。

当交警30年见证交通设施变化

王国庆说,刚当交警时,晚上在解放大道值勤,到了晚上10时以后,整个解放大道一辆汽车都没有,我们完全成了“摆设”。哪像现在,汽车保有量达到200多万辆,一天24小时,车子不断。

让王国庆感受最深的,是交通设施的变化。他说,武汉交通信号灯大致经历过4代演变。

上世纪80年代初,交警是坐在岗亭里,瞭望4个路口,指挥交通。东西向有车通过路口,交警坐在岗亭里,按下绿灯按钮,放其通行。同时,按下南北方向的红色按钮,禁止该方向车辆通过。这种管理方式,交警每天手忙脚乱,难免顾此失彼。

从1987年开始,路口红绿灯改为数控,就是将红绿灯的变换时间,先设定好,不管某一路口有没有车辆通过,红绿灯定时转换,同时,撤除岗亭,交警站在马路中间,根据红绿灯变化,指挥交通。“这种方式太机械”。

90年代中期,交通信号灯利用电脑技术,实行集成化管理,信号灯出现左右转标志。集成化管理,还实现了根据昼夜、平峰高峰不同时段,进行控制。

而五六年前,武汉市交通信号灯管理,步入智能化时代。这种方式就是在路口地下埋设压杆,车辆通过时碾压压杆后,通过感应系统,传到中央控制中心,控制中心系统则依据车流量的大小,实时调整信号灯时长。“只要你通过路口时是绿灯,保持同样速度,将会一路绿灯通行。”

“交通信号灯的演变过程,说明时代在不断进步。”王国庆说。

决不给头顶上的警徽抺黑

“当了30年交警,我还没有因为执法过程中,有不规范行为而受到处分。”王国庆自豪地说。决不给头顶上的警徽抺黑,是王国庆给自己定的规矩。

以前小轿车还没有“开进”寻常百姓家,找他帮忙通融私了违章的人并不多。现在随着生活水平提高,拥有一辆私家车,已不是时尚,几乎成了人们的必需品。一些找他“销罚单”的人多起来,有亲戚、朋友、同学,还有朋友的朋友,五花八门。

武汉市交管推行执法阳光化,交警处罚违章时,随身携带的打印机打出罚单同时,已经实时上网传入交管系统数据库,“没有放得上台面的理由,销不了罚单”。凡是找王国庆销罚单的人,王国庆都会告诉他们,单子是“机打的”,找他的人明白已经上网了,也就不再多说。